人很奇怪,常常會有週期性的低潮期。

之前有一本極為熱賣的兩性書名子叫「金星與火星」,裡面說男人會有低潮期,會不想理女人並讓自己陷入莫名其妙的恐慌中。我想全世界不管男人女人或是貓貓,都是一樣的。女人有某種週期總是讓人有極為誇張的情緒起伏,與戲劇性又哭又笑的模式,至少現在的我就是這樣。

我常常陷入沉思,思考排球還有球場上的許多人。像昨天打球拒絕了一個厲害的阿伯我到現在還不能釋懷。練球的時候他來找我們一起打,所以我只能拒絕他,或許我真的不適合打球隊,有時候當我不想為球隊犧牲一些東西的時候,我就會開始自我煩惱。

假日到球場場場就只是想接他的扣球。他常常帶著他的小朋友來球場玩,小朋友就在旁變看著拔拔暴力的扣球。球場上老頑童很多,明憲說很難得,所以要尊敬,他們打球的時間沒有我們多,卻有不輸我們的熱情。

阿伯有球友,兩個很高也很暴力的男生。我常常跑去加入他們,跟他們一起打球可以感覺到有隊友的感覺,每一顆球都像一個生命,大家都要努力把他們救起來。如果速度不夠快漏掉了不該漏的球,他就會說「跟我們打球速度是要很快的!」

有一次我跟他一打一,他不停的扣我不停的接,正當我喘噓噓快要掛點的時候,他的球伴衝過來說「救星來了!」可能是我體力真的太差了,我討厭跑操場不喜歡練基本功,從此以後就沒有牆壁可以對牆。我一直覺得練球的方式有很多種,我需要的可能不是對牆那一種乏味的訓練。我選擇讓自己進步慢一點、快樂一點,I’m not professional,我可以打三年球、五年球甚至十年球,我不相信我不會進步。

每次假日到球場都會看到阿伯一個人先來,借了一顆球開始對牆扣球,大家都喜歡認真的打play卻很少人喜歡到球場旁邊認真的打球。我常常就想撿一顆球衝過去找他打,他大概是球場裡面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人了,真實、直接而不虛偽,從他的動作表情可以輕易的知道自己到底接得怎樣。接不好他擺臭臉甚至不扣給你接,扣給你旁邊的人叫你看清楚人家怎麼接的。

直接的人有很多,他的直接在我眼中有點嚴厲、教導,像一個教練、一個老師、一個長輩,在我的排球生涯中帶給我快樂。

小綠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