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以前,我有一個夢,就是要打好排球。

「怎樣才算打的好?」小紅問我。

「至少要跳起來殺的死人。」我答。大三那陣子瘋狂打球,每天都去球場鬼混快到10點才回家,想想其實有些浪費時間,老實說我學到的東西是一堆朋友,感覺排球變成了另一種附屬的價值。

我臉皮厚所以認識了很多人,可惜滄海桑田,大三下之後球場來的都是生面孔,打起球來變的有一些些食不知味,所以就逐漸的少跑球場了。這些過程中,係女排來了一些學妹資質都還不錯,再加上有教練在訓練,不知不覺進步了許多。我一直在想,我是不是不適合打一整個「隊」的排球。

我習慣自由不受約束,我討厭教條不喜歡對牆,我打球的動力來自球場上的人群還有對排球的喜歡。﹝首先要謝謝那些在球場上搞笑的人。﹞或許是我自主意識太重,習慣於打自己的排球,所以我無法配合很多人。又或許我對自己的信心不足,常常在一個團體中想望依賴別人,扣球扣不好希望另一個攻擊手能扣好,而不是更高一層的突破自己,或許這是我自己對自己的心結吧!做什麼事情很像都是這個樣子,半途而廢所以一事無成。希望,深醒之後明天的自己會更好。


小綠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