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一些日子,午後瘋狂大雨,我做困愁城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我在電腦中心話蜜蜂,那是作業也是我對我的外來的一種期許。

滴滴答答下起了大雨,不知道是觸景生情還是怎樣,等雨停的時候我的心彷彿也滴答滴答的下起了雨。分別幾天,就算窩起來哭也沒有那種感觸,不是想賴打的那一種難過,是一種對自己人生際遇的惆悵。一個情人,並不是那麼需要的;我沒有那麼需要愛情,可是我卻那麼的害怕沒有依戀,一種心理的寄託可以思念的嚮往。

呼!寫到這,隔壁在聊天,突然發現上課的老師來自故鄉,突然間感觸沒了,我又突然復活了!哈!沒想到人的心情起伏竟能那樣大那樣生動,真是開心,原來從悲傷也難賺到一些東西。

小綠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