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蛙的死亡

焦點被視線模糊

掠過擠壓成紋的生命線

肥厚的四肢 不可思議的兩腮



處女般稚嫩的皮膚

一刀劃下 部分晶瑩反白

實驗室裡微燻的光



心跳堅持一種執著

遍體殘骸下 突起的紅色腫瘤搖擺不已

所有的心呀肺呀肝呀腸呀都被挑開

還有肌肉還有四肢還有十二條脊髓

所有的脊髓呀四肢呀肌肉呀被剝落

還有牙齒還有骨頭還有一雙掙不開的眼

即使一切的一切都消失

即使心跳失去

被滅的瞬間──



血燃燒滿蠟的解剖盤

以屍為念

突襲操刀者的雙眼

上演一齣輪迴的戲碼。


小綠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