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最近的生活。說糜爛不糜爛,說認真不認真。說快樂也不能說很快樂,我的天上碑已經有點膩了,每次都是看到妖怪就打,有錢的時候就去打寶順便敗外公,沒錢的時候就一直打同一隻怪賺錢,這樣的生活我彷彿已經厭倦了,明明很悠閒,卻還是一直對自己叫著嚷著說想要有自己的時間。

老實說打電動就是我所謂的自己的時間,我已星期為單位,一直重複一樣的生活,也可能是睡覺的時間少了,所以腦子裡想得怪東西也多了,自己看起來也彷彿多了那麼一點氣質與憂鬱。兩天一次的排球好像覺得自己已經到了極限,跟人家喊play的時候畏縮的像一隻小狗,練習的時候卻亂打以讓別人揀球為娛樂。打球認識了一些人,也教了我一些,然而我的生命也一直重複著那些。

過去的東西一但膩了,好像也就失去了他給人的感覺了,我在想,一定是我變了,變的好表面。除了再賴打和一些比較熟的人面前,我已經不再是我了。我在害怕自己,怕人家說我老是裝熟,怕人家覺得我沒禮貌...上大學以後的我變了好多好多,從一開始有個學長說我講話很沒禮貌很直接,然後再大肆的宣揚之後,在我還未來的及為自己辯解之前,我的惡名早已遠近馳名。我失去了為自己說話的能力了,流言的影響竟是如此大是我史料未及的事。我始終,讓自己安靜著,接收著別人的憤怒,偶爾的我會反擊,但是我厭倦了。

我又要重新開始了,我一直一直為自己找尋新的出發點,也在找尋的過程中之去了最真實最直接的自己。突然驚覺,這樣的自己讓我更加厭惡自己。

我不知道該怎麼改變,我只是中心的想著,我還有的,老朋友。






小綠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